十二月-周而复始(请先看置顶)

奇怪的东西的聚集地。
只要你是主攻党我们就合得来。

叶张2018第二届大逃猜(架空paro

_(:з」∠)_

顾家璃梦_咕咕咕:

好的我们赶上了七夕的末班车!!!


是的没错这联文还有第二次


第一次走这【校园paro】


参与list:


 @十二月-周而复始 


 @瑜瑾 


 @*✼✿月上陵的杂货铺子✼✿*゚ 


 @一口口口口口口口粉锅 


@顾家璃梦_咕咕咕


(以上名单随机排序,开头结尾是同一位太太


(猜中的话可以向太太点文xxx






【1】


那是一个只有雾的世界。


在一片灰白色的雾中,为了找到逃生的路艰难前行。


就好像一条溺水的鱼,被赖以生存的世界谋杀。


有人轻轻呼唤着他的名字,指引他前进的方向,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看见了光明。


光明是……


“叶修!”


张新杰猛然从床上坐起。


他忍不住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希望以此来缓解一夜压抑的噩梦带来的痛苦。


他最近总是梦见叶修。


噩梦无一例外都是他在各种绝境中挣扎求生,而每一次最后叶修的出现,就像他抓到的最后一根希望的稻草。只不过还没来得及抓住,梦就结束了。


说起来,虽然他和叶修交往并不是很多,但是他们相处时自有一种朋友间随意的气氛。


不过也有可能这就是叶修与人交往的特点。


根据叶修的性格看,这点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其实还有一点。


张新杰忽然想起来。


他曾经喜欢过叶修,打算付出感情,打算认真追求的喜欢。


但是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现在会不喜欢叶修了。


君莫笑:新杰,在吗?


张新杰刚刚打开QQ,就跳出了这么一条信息。


石不转:在。


叶修找他是有什么事吗?


张新杰有点奇怪。


按照道理这家伙退役了,他们之间应该不在有交集了才是。他们霸图最近也没有对兴欣做什么事情到需要叶修找上门来的。


叶修最近很困扰。


他最近每天都会做噩梦。


梦里他不得不在一些绝境里面生存,虽然梦里面他就像开了挂一样厉害,但是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萦绕在他的心头。


非常迫切的想要找到一个人。


拿刚刚做的那个梦举例,他身处在一个被迷雾笼罩的世界,但是比起其他在迷雾中苦苦挣扎的人,他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因为梦里面他会飞。


高度超过10米之后迷雾就没有了。


但是他飞离迷雾之后走有一种声音在心底呼唤,一个与他性命相连的人还困在迷雾中,如果不救出他,他就会失去对他最重要的东西。


而那个人更出乎叶修的意料,那个人是张新杰。


一个和他看起来没有什么交集的人。


【2】


梦,是虚幻的,却又基于人类的记忆与认知。从很久之前叶修便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梦,而现在,这一连串的梦究竟是昭示或者预示了什么?


叶修百思不得其解,这才有了张新杰一觉醒来收到他QQ消息的一幕。想不明白就直接问,他一向坦诚,绝不会让自己为难。


君莫笑:我做了个梦,梦中有你。


张新杰一愣,嘴角微微勾起,手指随即在手机屏幕上戳弄着,看上去很是灵活,但却给人一种慢悠悠的感觉。也是,毕竟这就是平常日里和朋友的聊天,就算张新杰手速在职业选手中名列前茅,他也不会把手速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石不转:怎么,我是你的梦中情人?


张新杰做了噩梦,心情自然算不上好,但是他收到叶修的消息却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因为噩梦引起的头痛也缓解了几分。不过他没有多想,反而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曾几何时,叶修可不是他张新杰的梦中情人?只不过这份感情不知何时变了味,愈发浅淡,时至今日竟是荡然无存。原本的他可是稍稍牵扯到叶修的事情便足以小心翼翼,紧张兮兮,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同叶修说着近乎调戏的玩笑?


君莫笑:是啊,恭喜新杰大大发现真相!


叶修品着张新杰难得开的玩笑,干脆顺水推舟认了下来,想看看张新杰作何反应,这个人,他总是忍不住想逗上一逗。


张新杰一惊,盯着手机屏幕看了许久,直到手机灭屏。


手上没有动作不代表心里没有想法,本就是联盟四位战术大师之一的张新杰想法更是能考虑到方方面面,就这一分钟的时间,张新杰已经把叶修喜欢他,叶修不喜欢他的种种应对想了个遍,最后却不得不表示他找不到结论。


是的,他找不到结论。


倒不是因为他不了解叶修的为人,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他太过了解叶修是什么样的人反而找不到结论。如果叶修真的喜欢他,这样的话自然说的毫无压力,哪怕还没有告白,叶修喜欢上一个人就应该如此理直气壮,毫无顾忌;但如果叶修不喜欢他,只把他当做朋友,这样的话也不见得会少,毕竟叶修一向喜欢逗弄后辈,更何况话头还是他这个后辈挑起的,他不过是顺水推舟。甚至还有一种概率很小的可能就是叶修对他的感觉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程度,这想不明白就干脆大清早的来试探他了。


原本放平的眉头又是一皱,张新杰忍不住用手捏了捏眉间。


这家伙……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的叶修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张新杰生气了,或许也没有生气,只是在瞎想,想到大脑罢工。叶修叼着烟轻笑了一声,白色的烟腾升,朦胧的像是还在梦中。


君莫笑: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别瞎想。


君莫笑:我是真梦到了你了,连着好几天。


 


【3】


 


叶修的那条消息并没有扰乱张新杰接下来一天的计划安排,甚至还更流利顺畅。


黎明天乍亮,张新杰放下手机,看了眼床头柜上滴滴答答行走的闹钟,起身。


他十分规矩的按照以往,换衣,刷牙,洗脸。


洗脸的时候他下意识照着镜子,镜中的自己眨了几下眼睛,手中的动作突然停住了。


水珠顺着张新杰的脸颊弧线不舍地滑下,清脆的滴答声音将张新杰叫回神。


也许是因为最近的梦吧。张新杰这样想着,换上了衣服后,准备开始晨跑。


他每天都和队长韩文清晨跑,今天也不例外。


哦,不。今天是个例外。


门外站着的人,是宋奇英。


看着副队张新杰出来,宋奇英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副队,早上好。”


“嗯。”张新杰点点头。


“昨天老板突然过来找队长的时候,我还有些惊讶。”宋奇英通常在张新杰面前很放松,大概是平时在韩文清面前绷得太紧的缘故。“老板让队长飞去H市,说是有些战术上的策略请教。”


张新杰心想,这是不可能的。


“我觉得不太可能是因为这件事。”宋奇英跟着张新杰的节奏,和他并排慢跑。


“为什么?”


“因为——”宋奇英一副想起了什么的样子,“副队和叶修前辈不是一对吗?想要交流的话,直接拜托你不更好吗?”


“你也说了,老板是昨晚找的韩队,那个时间我应该已经睡了。”张新杰十分完美的避开了宋奇英语言中的重点。


“但是,可以等到现在。”宋奇英难得地反驳张新杰的话,执拗地说,“可以等到现在,让队长转告。”


“应该是打着战术策略的幌子。”


宋奇英不太明白,他看着张新杰的表情,似乎是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于是他安静下来,跟着张新杰的步子跑回门口。


 


等到已经坐在了训练室的椅子上时,张新杰才慢慢反应过来。之前和自己一起晨跑的宋奇英似乎说了一句话。


 


——副队和叶修前辈不是一对吗?


 


想到这里,张新杰晃了几秒钟的神,回过头的时候,屏幕上的石不转正抡着十字星暴抽那头无辜的百花缭乱。


张新杰推推眼镜,“抱歉,前辈。”


“没事没事……”张佳乐欲哭无泪。石不转突然抽他的时候他竟然没出息地不敢还手,是因为对方带着副队光环的缘故吗?


倒是林敬言看着张新杰不在状态,十分友好地提出了暂时休息的提议,通过。


林敬言已经退役了,但是却还留在霸图。按照张新杰的话来讲,这就是计划做的不充分的结果。


在短暂的休息时间里,林敬言又十分有爱地表达自己对后辈的关心,“新杰,最近有什么事吗?”


“……”


“说起来,今天老韩飞去H市,好像是去请叶修的。”


“队长请叶修?”


“你不知道吗?”林敬言狐疑,“我还以为叶修什么事都不会瞒着你呢……你们不是在一起了吗?这种事情他都不告诉你?”


又一个人说自己和叶修的事情。


“也许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吧。”


“哦,惊喜,对,惊喜。”林敬言鬼畜点头,“那到时候你一定要表现的惊喜一点啊。”


“……好。”


 


张新杰是真的不记得叶修有没有和自己说过这件事。而那一头的叶修,也正满头雾水地看着突然光临的韩文清。


“兴欣在那边——”叶修还没来得及说完,韩文清一言不合就拉起叶修,往计程车里塞。吓得司机油门一踩,车上的三个人瞬间远离了上林苑。


【4】


人在霸图的时候叶修还是懵的。


他被韩大队长拽进空着的休息室里,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疑似被拐的时候还难得有心情思考了一下路费找谁报销。韩文清冷着一张脸,一度让叶修觉得他家养的白菜被猪拱了。


虽然某种意义上也是这样的。


韩文清坐在他对面,杀气四溢。


“我问你,你跟新杰是什么时候好上的?”


叶修:......


叶修:??????


“不是,怎么回事啊?”叶修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跟张新杰…?我们两个什么事都没有啊?”


韩文清瞥他一眼,从兜里摸出手机划开锁屏,在相册里翻了翻以后点开一张图递到叶修面前:“解释一下?”


才凑过去看了一眼,叶修几乎立刻就能确定照片上接吻的人的确是他和张新杰无疑,但奇怪就怪在这件事情他没有丝毫的印象,甚至连时间地点也是通过他们身上国家队的着装才判断出来应该是前不久世邀赛的时候。


他想起来自己这几天连续做过的梦,梦里的他对于张新杰的情感大概是爱情,他隐约记起来他拉着张新杰的手说我们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然后他听见张新杰笑着说好啊。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按理来说这种约定该是无法突破时间的桎梏,但谁又知道缘份这种东西的奇妙,竟硬生生令得尾指上看不见的红线有了意识。用通俗点的话来讲,这看不见的小家伙成了精,目标还是要将断开的红线再系上。


月老掌管姻缘,却管不了因缘。


因果因果,小红线不知这红线断开的因,却要促成再系上的果,兜兜转转便导致了如今两人自觉对对方的感情越来越淡,最好的例子就是张新杰能够轻松接下叶修有关于“梦中情人”的言论,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搁叶修身上,这就是另一种说法了。


“是这样。”他咳嗽了一声。“老韩你也知道嘛,我喜欢新杰很久了。”


这是真心话。


“但我从不知道新杰对我是个什么意思。”


韩文清见他不像是撒谎的样子,愈发觉得奇怪:“可你跟新杰…不是已经出过柜了吗?”


叶修瞪大了眼睛。


“就是昨天的事情,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急着去找你,但据我队队员的报告,你跟新杰恋爱已经是三个月之前。”


“……我跟叶修?谈恋爱?”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休息室门口的张新杰一脸茫然。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自己是喜欢过叶修不假,但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他不否认因为最近的梦他又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对叶修究竟是个什么感觉了,但谈恋爱?明明过去的三个月自己和叶修都没有除了战术上的太大交流啊。


韩文清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了休息室:“你们两个好好谈谈吧。”


留在室中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不出意料地看见对方也是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样子。


“什么情况?我一觉醒来怎么就还……”叶修试图找个合适一点的词。“有对象了?”


张新杰摇摇头:“我不清楚,但我记得你之前有跟我提到过,你最近有梦到过我。”


“对。”


“我也是。”张新杰摘下眼镜朝镜片上呵了口气,又用袖子将它擦干净。“我总在梦见自己被逼到绝路的时候,然后我就看到了你。”


“不知道为什么。”青年斟酌着用词。“我看到你的时候,感觉很安心。”


【5】 


【当有一件事你在心里对自己说了太多遍时,哪怕这件事可能与事实并不相符,但你相信的,记住的,却是你对自己不断重复的那件事。


此时的叶修和张新杰就是这样的状态。


红线的断开,使他们开始在潜移默化中,不断地对自己说着:“我不喜欢他。” 就好像一点点地进行着自我催眠。


长此以往,造成的结果就是他们觉得自己对对方的感情越来越淡,以至到了最后,心里认定的事实变成了:他们曾经喜欢对方,现在却不喜欢。


但那成精的小红线却为他们创造了转机:接连不断出现对方的的梦镜。


这就像厚厚的冰层上被敲开了一道口子,无论是重新封上还是彻底粉碎都有了可能。】


叶修听到青年的话时微微一愣,却没有接话,轻笑着挑起另一个话题:“我想,这一切都和这梦有关吧。”


“哦?”张新杰见此也没有再说什么,随着叶修转移了话题。他其实有着同样的推测,但在没有切实证据指向梦境前,他从不会像叶修那样笃定。这只是无数可能中的一种,哪怕是现阶段可能性最大的一种。


“怎么说呢,我俩的梦境是相关联的,”叶修顿了顿“在我的梦中,我总是在一个绝境中到处找一个人,想要救那个人,而那个人是你。”


听到这,张新杰不由微微皱眉。


“很熟悉对不对。”


“这听上去就像是我们在同一个梦境世界,只不过是不同人的视角。”


“对,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张新杰思索了片刻,摇摇头说“假设我们真的是在同一个梦境之中,但据我所知,只有在三种人中可能出现做同一个梦的情况。第一种是亲密之人,成天在一起生活,有着同样的经历。第二种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人,相似的DNA也可能会导致这种情况。”


“很明显,这两种情况我们都不是。”叶修严肃了下来,认真地说:“那我们肯定是第三种情况了吧。”


张新杰闻言诡异地停顿了一秒,继而又冷静地开口道:“第三种是情侣或着是相互暗恋的人。”


叶修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一时间,四周都安静了下来,两人静静地对望着。


不过也就仅仅是两三秒的时间,叶修已经恢复过来,开口打破了沉静的氛围:“额……两个人整天想着对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吧。”


张新杰收回目光点了点头:“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另一种情况——记忆错乱。你梦到的或许并不是我,这一切可能和别的原因有关。”


虽然之前张新杰也觉得这一切和梦境有关,但这是基于两人只是相互梦见的情况下,如今这种仿佛在同一个梦中的情况,张新杰觉得可能性太低,记忆错乱的可能性更大,于是怪异的情况与梦境有关的可能性也随之降低。


叶修却不这样想:“我对自己的记忆十分自信,不可能出错。而且,无法解释梦境出现的原因应该就是问题所在。”


张新杰马上就懂了叶修的意思:“你是说,这一切都是由科学无法解释的原因造成的?”


“对,再联系一下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这种梦境的。”


“三个月零一天。”张新杰略微思索,得出了一个相当精确的数据。


另旁人分外无语的数据,叶修却像是习惯了一样,没有任何异样地接了下去,“看来我的推测没有错,和我一样。”


张新杰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你是想说,这个数据还和韩队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一样。”


叶修点了点头。


张新杰叹了口气,如果真像他们刚刚推测的那样,这一切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那你准备怎么做?”


“当然是先去睡觉啊。老韩一大早冲到兴欣把我拎到你们霸图,我可还困着呢。”叶修伸伸懒腰,起身往霸图俱乐部的客房走去。


张新杰无奈,只好先将此事放下,继续自己今天被打乱的计划表。反正就只是传他和叶修在一起了嘛,能解决最好,解决不了的话就和大家说他们分手了。至于梦境,习惯了应该就好了吧。


更何况就算他想解决,另一位当事人不配合,他又有什么办法呢,还是等到叶修起来再说吧。


【1】


叶修也没有睡多久。


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有点睡不安稳。


尤其是他躺下之后又做了个梦。


他手指上缠着一根红线,一直延伸出去直到隐没在白茫茫的雾中。


红线在手指上面越缠越紧,拉扯着他向未知的前方走去。


雾的颜色渐渐变得深沉起来,先是灰白,再是灰,再是深灰,最后变成了仿佛要吞噬一切的黑。


叶修头一次理解了为什么张新杰在梦里看见他的时候都是一副看到希望的表情。


无他,实在是环境太让人绝望。


一片死寂。


只有自己,和完全靠不住的微弱感官。


“他忘记了!他忘记了!他忘记了!”


有悲切的哭声传来。


“什么海誓山盟、什么过命的交情、什么生生世世不分离,他都忘记了!”


声嘶力竭,字字泣血。


“我忘了……你也忘记了。”


那个声音平静下来。


“你们都忘记了。”


它很绝望。


“忘记了我,忘记了千年百世的陪伴,甚至连彼此的情谊也忘记了。”


声音渐渐弱了一些。


“连原本刻入骨髓的看到对方就会一见钟情的本能也忘记了。”


那个声音哽咽。


“情劫……真是害人不浅。”


那个声音突然坚定了起来。


“我以红线之魂,换你们今生续缘。愿你们的情感不再被天道阻隔。”


叶修惊醒。


张新杰正在他身边看着他。


“我们在一起了。这才是原本我们的命运。”他说。


“但是轮回了九十九世……到了该分开的时候……天道不允许两人灵魂靠的那么近。这很奇怪。”叶修说道,然后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谁也不知道原因。”张新杰说,“连红线也不知道。”


“但是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叶修说道,“不是吗?”


记起了所有情感和前世的两个人,怎么不会在一起呢?


张新杰点了点头。


然后他亲吻了叶修。


这一世的结局也没有什么不同。


就好像每个童话的结尾那样,也和他们在之前九十九个轮回里面一样,他们又在一起了。



评论
热度 ( 32 )
  1. 瑜瑾顾家璃梦_其实是南极呀 转载了此文字
    五号前来认领
  2. 一口口口口口口口锅顾家璃梦_其实是南极呀 转载了此文字
  3. 十二月-周而复始(请先看置顶)顾家璃梦_其实是南极呀 转载了此文字
    _(:з」∠)_

© 十二月-周而复始(请先看置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