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周而复始(请先看置顶)

奇怪的东西的聚集地。
只要你是主攻党我们就合得来。

【原创】叙述者:荆无意之鬼医

——小故事。


之前便提过,荆无意的朋友很少,只有极少数人能与他交心。
说到这里,便有一个有关的传闻,有人说,鬼医是荆无意的朋友。
这个鬼医,究竟是什么人呢?一个救人杀人全看心情的人。他要是愿意救,好人恶人他都会救;他不愿意救,说不定他会把求医者和病人一起杀死。你去他哪里求医,就要做好有去无回的准备。
他这样的人,怎么能和荆无意成为朋友呢?

荆无虽然游离于江湖之外,对江湖事不横加插手,但是他还是有一套自己的原则的,他有自己心中的正道。

但真真说起来,鬼医也不过是一名单纯的医者。

他有自己的医道。

若是随便一点小病就求到他这里来,其他大夫岂不是要失业?

何况他志在研究各种疑难杂症,给出解决方案。虽然不是什么人他都肯治,但是如果病情足够有意思,他多半会接进谷医治。

很显然,荆无意和鬼医的相识,是有关疑难杂症的。一个鬼医也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

那一日荆无意带着一个面色苍白的书生,来到了鬼医的住处——鬼医谷。

荆无意抱着那个书生,在鬼医谷门外站了很久,也不直接进去,也不去拍门。

大约站了三个时辰罢。

鬼医从鬼医谷中走出来,然后看见荆无意之后头也不回地走进去。

荆无意看见鬼医出来 ,便跟上了他,一步一步,全踩在鬼医踩过的地方。

鬼医谷入口,有一个机关迷阵,若是随意走动,定会被机关射成筛子。

大部分死亡的求医者就是死在了这一关上。

鬼医一边走,一边问,“你要我所救何人,因何事受伤?”

“怀中之人。受伤原因不明,疑似中蛊。”

鬼医脚步停了下来,“此人姓名?”

“不知。”荆无意摇头。

“你一看也不是不懂我的规矩。为这么一个素昧平生的人,丢了性命,值得吗?”鬼医冷漠地看着荆无意,嘴角勾起,似是在讥诮荆无意的傻。

荆无意摇了摇头,也不知是觉得不值得,还是不认可鬼医的话。

鬼医冷哼了一声,接过荆无意怀里的书生,警告荆无意老老实实呆在院子里不要乱跑,就转身进了屋。

荆无意静静地坐在院落内的石桌旁边,看着鬼医谷里百花齐放的景象。

他感觉有趣。

在外面不觉得,进来才感受到鬼医谷居然堪比仙家的洞天福地。谷底常年温暖如春,外面如今已是风雪交加,谷底居然还有梨花盛放。

鬼医似乎忘了荆无意。

他钻进屋中已有一天一夜。

此时他蓬头垢面,双目充血,看起来很是落魄的样子。

因为他面对书生的蛊毒束手无策。

书生体内有两种毒,一种是蛊毒,看起来是新染上的,另一种是一种被鬼医命名为千日醉的毒。

千日醉是鬼医命名的,自然也是出自鬼医之手。

这种毒,他曾在四年前赠给过一个人一份。那人是鬼医年幼时的好友,若不是那人将鬼医背到鬼医谷,鬼医怕是会死在仇人的追杀中。

那个人说他的兄弟被一个人尽数杀死,走投无路,希望能找到方法报仇。

鬼医便将这药给了他。

鬼医告诉他,此毒是针对那些内力强大的人,越是强大的人越容易毒发身亡。反之,若是普通人染上了,要千日才会死亡,而且会变的嗜酒成性。

那人应下了。

结果就在前两个月,那人又来找他了。

他看起来人有点神志不清。看见鬼医之后向他哭诉他很抱歉。

鬼医给他把脉,发现他中了千日醉,身体已然灯枯油尽。

但是那人说什么都不让鬼医医治,只是一直重复他想要花。

鬼医无奈,将一树梨花尽数装进他的袋子里。

之后那人就走了。

再也没有回来。

鬼医看见这个书生,感觉那人向他要千日醉的原因可能就是出在此人身上。

他迫切地希望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

可千日醉是炽烈的阳毒,书生身体里的蛊毒却是极阴。一阴一阳在书生体内达成了一个平衡。

若他直接解千日醉,蛊毒就会瞬间爆发。若是他想要双管齐下,书生身体定然承受不住。可要要让书生能承受治疗,必定要让他修炼。千日醉毒性便会盖过蛊毒爆发。

鬼医相当失落。他解不了书生的毒。

“我解不了他的毒。”鬼医给出承诺,“但是我能暂时抑制他体内毒的爆发。”

只是等他毒发之时,便是他身亡之日。

荆无意读出鬼医的下文。

“无妨。既然能压制,我也想安稳地多活几年……咳咳咳……”书生在这个时候醒过来了,“死亡,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我又何苦为了这一瞬的事情,折磨自己。”

“还请先生出手压制毒性。”书生说完,又吃力地把头转向荆无意,“多谢。”

他们又在鬼医谷待了三日。

书生叫何夕,刚刚考上秀才。

但是除了这两个信息,他半分自己的事情也不曾吐露。

鬼医自然着急自己的朋友,渴望得知事情真相。

不过他脾气古怪归古怪,对自己认定的病人还是颇有医德,为了让书生静养也不曾逼问。

书生很快就走了。

他要去考殿试了。

荆无意没有挽留,鬼医也没有。

他们是江湖中的人,无论有多厉害注定也只是草莽之流,恐此一别,与书生便是两个世界。

荆无意留在了鬼医谷。

他难得地想在一个地方久留。

鬼医谷中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他留恋不已。

什么地方养什么样的人,鬼医再怎么性情古怪,他内里仍然是这片洞天福地孕养出来的对生命充满热爱的性格。

荆无意在鬼医谷住了一个月。

他与鬼医,平素并无多少交流,却在这段时间完全了解了对方。

君子之交淡如水。当如是。

是的,他有他的姑娘,就算他们两个四海为家,但是也只有当他们在一块儿时,他们才算真的有了个家。

荆无意挥别了鬼医,和他的姑娘一起离开了。

鬼医何姓何名恐怕荆无意也不知。但或许对鬼医来说,鬼医谷一方天地,已是足够,毋须去挣江湖名利。

若是你对这种人有兴趣,明日便讲个类似的人罢。


评论
热度 ( 11 )

© 十二月-周而复始(请先看置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