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周而复始(请先看置顶)

奇怪的东西的聚集地。
只要你是主攻党我们就合得来。

【原创】叙述者:荆无意之戏子姑娘

——小故事。


荆无意见过一个戏子。

他很欣赏他。

那个人是戏子,也和荆无意一样是个浪子。

戏子拎着他唱戏的家伙,在各地游走。他曾为窝在墙角的乞儿唱戏,来从听戏的人手中取得银钱接济乞儿;也曾被宰相邀请,去宴会上唱过一曲,赢得不知多少达官显贵的喝彩。

但他是个浪子,从来不肯让自己有个家。不论是乞儿恳求他留下自己做个杂工,还是宰相邀请他常驻府上唱戏,都被他拒绝了。

 

荆无意第一次遇上戏子时,他刚刚为了他的姑娘,杀了一个人。

一曲悠扬婉转的戏腔从远方飘来,渐渐近了,便听得出是《游园惊梦》。

戏子走到荆无意的身前,站定,他也不管荆无意是否刚刚杀过人,笑着问他要不要听一曲。

荆无意也不抹去脸上的血,也不去处理尸体,就站在戏子面前,说他想听《莺莺传》,随便哪一段。

戏子点头应允。他自顾自地唱了起来,荆无意也静静地听着。

一曲唱罢,戏子继续走他的路,荆无意开始收拾身上的血迹。

荆无意回到了他暂时落脚的地方,与他的姑娘说,“我今天碰见了一个奇人。”

姑娘笑了。

她说,“要是是你说他奇,他一定是非同寻常的奇人。”

荆无意摇了摇头。

“那也算不上。”他说,“我看见一个女扮男装唱旦角儿的戏子。”

姑娘正在猜想荆无意碰到谁如此大为惊奇,一听荆无意的话,就忍不住感慨,“没想到是她。”

姑娘停下了手中正在绣的香囊。

“你可不能把他当女孩子,他和你一样,也是个浪子。他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女人。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戏里戏外,他就是他人生中那出戏里面那个热爱戏曲的男子。”

姑娘这么说着,最后轻轻地对荆无意嘱咐了一句。

“你要是能够第二次见到他,请务必告诉他,戏中人已经死了。他自由了。他可以有一个家了。”

姑娘声音渐微不可闻,“若是没有,便是无缘罢。”

荆无意答应了姑娘。

谁也没有提起那个被荆无意杀死的人。

这一次他们已聚了许久,是时候该各自浪迹天涯。于是两人就着晚霞,饮过离别酒,各奔东西。

荆无意听见姑娘轻轻哼唱着《莺莺传》中的一段,上了马车。

那一段他刚刚听过,从那个戏子姑娘那里。

车轮的辘辘声盖过了歌声,荆无意背对着马车,不急不缓地走回了城中。

只是可惜,荆无意再也没有见过那个戏子姑娘。

说起来当真是很可惜。

今日之事已讲完,若你还想听,明日再来罢。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十二月-周而复始(请先看置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