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周而复始(请先看置顶)

奇怪的东西的聚集地。
只要你是主攻党我们就合得来。

【原创】叙述者:荆无意之小少年

——小故事。



昨天提到荆无意他有一个仇家。

这个仇家非常恨他,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的那种恨。

但这个只是一个小少年。

对当时二十五六的荆无意来说,十五六岁的小少年甚至可以称得上小屁孩。

小少年为了复仇加入了刺客组织接受惨无人道的训练。

然后那个小少年一次次地去刺杀荆无意,一次次地失败。


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荆无意有多强。

他总是一副普通三流侠客的样子,吊儿郎当地在世界各地乱晃。

他也不杀人,没什么大的名声。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他这个不起眼的侠客。

只有那个小少年……

他为了复仇,拼命地训练自己。他接了很多很危险的单子,而且在不断提高单子的难度。

没有人比小少年自己更了解他这五年来变强了多少。

但无论他变得有多强,荆无意永远是轻描淡写地只用两招将他打晕。

之前说过,荆无意不喜欢杀人。即使小少年不断试图刺杀他,他也没有想要杀了小少年。

只不过小少年如此执着于刺杀他定然会令荆无意感到奇怪。

在第五次遭到刺杀的时候,荆无意没有打晕小少年,他把剑架在小少年脖子上,询问少年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刺杀他。

然后荆无意被小少年的逻辑气的哭笑不得。

他没想到小少年一个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五年还是那套大少爷的以自我为中心的逻辑。


小少年的就是之前曾提过一嘴的那个荆无意冷眼旁观被灭全家的家庭的孩子。

话是这样说,荆无意却并不是完全冷眼旁观。

他救了两个人,一个是小少年,一个是蹲着他们家角落里面的一个乞儿。

他明明有能力救下所有人,却只救了两个,然后冷眼旁观其他人被杀死。

小少年很生气,当时就问他为什么不救他的父母。

荆无意当时给他的回答是:“我不欠你们家什么,没有一定要去救你父母的必要。救下你不过是顺手而为。好好活下去。”

当时荆无意这么说着就走了……


这个时候荆无意听见小少年提起来,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当时还不如现在成熟,本意是不想让少年知道他父母在做违法乱纪的事情,随便说了一点搪塞。不想少年这么较真。

他没有解释,依然如同往常一样把少年敲晕放了回去。

你问原因?

只不过荆无意其实也会寂寞……

他是浪子,四海为家,居无定所,但他也是一个普通人。

总是孤身一人在江湖行走,终归有些寂寥。

他的私心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

一方面,他不想让少年知道他一直敬爱的父母是那个模样;另一方面,他每一次看见少年元气满满地来刺杀他,总感觉生活多了一丝有趣。

他这么想着,放了少年。

可惜这大概是荆无意做过的最错误的事情了。


第六年,小少年的确一如既往地坚持来刺杀他。但是荆无意才出了一招,小少年就晕过去了。

这很不对劲。

荆无意难得地有些手足无措。

他打算把小少年拉起来,结果摸到了一手血。


曾经提到过,那个刺客组织的训练是惨无人道的。

小少年有一次任务失败了。然后受到了惩罚。

这个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刺客组织的可怕,想要逃出去。

由于他是自愿加入的,所以理论上说是可以脱离刺客组织的。他在刺客组织的追杀下面逃了三天三夜,终于满足了退出条件。

但是他也快要死了,浑身上下全是伤。

于是小少年就想着反正要死了,不如去刺杀荆无意,要么成功要么死在他手下,一了百了。

荆无意是没有想到小少年就处理了一下脸上的伤就过来送死了,他差一点一剑划破小少年的咽喉。

最后他还是没有眼睁睁看着小少年死去。

他将少年送去了他的一个朋友那里。

他的那个朋友那是个鬼医。

听闻荆无意希望他救一下小少年的来意,鬼医沉吟片晌,最终他对荆无意说:“我和他无亲无故,你让我救他,总要付出一点代价。看在你是我朋友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你帮我试试我的一个毒的解药药性。”

荆无意同意了。

他乖乖吃了毒药又吃了药效不确定的解药,解药是有用的,荆无意没有被毒死,他活了下来。

等他醒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片漆黑的世界。

鬼医安慰他,说是药效发挥慢,等一等就会好。

荆无意在鬼医的地方休养了半个月。他的视力渐渐恢复了,只是他再也看不见色彩了,世界里面只有黑白灰。

而小少年被医好之后就走了,荆无意赶他走的。

荆无意赶走他的时候还是如当初第一次见面那样对小少年说,“好好活下去。”

小少年想要报恩。他不想欠荆无意两条人命。

荆无意听闻说道,按照你的逻辑,是我把欠你父母的两条人命还清了,才是。

荆无意一直留在鬼医那里,直到视力完全恢复正常。

但是在鬼医提出想要研究他的色盲之症,帮他找找治疗方法的时候,被他拒绝了。

他又孤身一人,扎入了江湖中。


他后来又遇到过小少年两次,一次他看见小少年抱着酒坛哭,哭了一夜;第二次他看见小少年挽着一位姑娘的手,言笑晏晏地走在街上。

他知道,小少年重生了。

荆无意和挽着姑娘的小少年擦肩而过,然后淹没在人海之中。


到很后来有一次,荆无意偶然提起了这件事。

他对姑娘说,小少年放下了当初的仇恨,再也想不起他这个“仇家”,一定会幸福的。

他的姑娘说,在荆无意这么对她说的时候,眼中怀了一整个天空的星光,带着笑意的眼睛溢满了温柔。然后她听见他说,我们也会幸福的。


评论
热度 ( 12 )

© 十二月-周而复始(请先看置顶) | Powered by LOFTER